西部片开场,祥林嫂谢幕——再论杨元元事件

By 关不羽 at 2017-06-28 • 0人收藏 • 1879人看过
 关于鲁镇的老女人们
  
(先表态:美国赤佬最不是玩意儿,无端端冲进西部,杀了很多印第安人,这是很不对滴。现在……现在反正是不好,比我们伟大祖国不好,以后也好不了。表态完毕,以下说到西部片、西部英雄等等地方,都是取其局部的类比。敬请爱国仇美人士不要因误会而歪楼。)
  
  在美国土生土长、土里吧唧的西部片,居然红了大半世纪。西部片的故事大都雷同,人物也相差无几。毛头小子一个,穷得叮当响,一杆枪、一匹马,愣头愣脑地冲进荒原。周遭除了树和沙石就是敌人,烈酒、美人、黄金、子弹和鲜血,一串养眼光景之后,流血并倒下。大团圆的很多,壮志未酬的也不少。众人唏嘘一番后,颇有热血沸腾的肾上腺反应。
  
  《南方周末》对海大研究生杨元元自杀事件的报道(题为《她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是有一点西部片开场的意思。一个早年丧父的不幸女孩,如何自强不息,如何努力地践行着“知识改变命运”,也是一杆枪、一匹马开始的故事,一个当代青年的个人奋斗。甚至比西部英雄更为高贵——西部英雄充其量也就是讲个人义气,什么阶级意识、悲天悯人不甚了了。而在《南周》笔下,杨元元立志学法律是为了日后要念法律是出于“为穷人作主”的高尚动机。这又让她体现出了高于个人奋斗的宏图伟志,添上了又一重光环。不过,要害所在,总还是一把枪、一匹马的孤胆英雄——只多了一个五十开外的母亲,多少令人费解,而记者也就不去费心交代本末了。
  
  话说回来,笔走龙蛇、惊为天人的“为穷人作主”是有点儿不靠谱的。杨元元初始志愿是大连海事大学的海商法专业,而不幸殒命于上海海事大学的海商法专业,可见她是很专注的。可惜此法不是彼法,海商法专业和“为穷人作主”是一点儿边也沾不上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南周”的报道会那样写,西部英雄没什么不好,不必拉上刘胡兰妹妹作光环。细节决定成败,若媒体记者也有了胜负师的心态,诸如此类的“细节”就会多起来。
  
  好在细节的丰富还是没有影响西部片的主旋律。报道中回忆了杨元元毕业的2002年熊市、经济不景气、就业困难等等。英雄的周边越来越荒芜,而那寂寥的身影仿佛也高大了许多。在报道中,杨母说女儿“她大概有些清高,放下简历就走,也不和人家说话”,让人为英雄的前途很是担忧。不过意外的是,就是这样“清高”的求职方式,杨元元“在几个月后,她进入一家培训中心当英语老师,教幼儿英语,月薪800元,每天两个小时地来回武昌和汉口”。当然记者照例还是要唏嘘一下英雄的落寞,严肃地指出“连一份凑合的本专业工作都找不到”,可是一个大学应届毕业生到底要在职场上获得如何的礼遇才算好呢?没有拜倒在英雄脚下的人应该很清楚,杨元元的职业开端并不算坏。而且,西部英雄不是靠特殊礼遇出头的,滥用愤愤不平的桥段,容易荒腔走板。
  
  还好,西部片还在上演。英雄是不满足凡庸的生活的,“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低级趣味要坚决撇除。元元确实完全符合这个条件,两次考中小城市的公务员,她都放弃了。当然,英雄也要受点挫折,元元的办过文学刊物,失败了。漫长的等待、漫长的努力,剧情有点儿拖沓,悬念也由此高涨。一切都在准备好了,高潮就要上演了,观众的小板凳排排坐。可是,就在这关键时刻,西部片陡然褪色,竟以《祥林嫂》似的苦戏收场。
  
  苦戏,大概是有点儿中国特色的艺术了。从《祥林嫂》到《渴望》一时风靡,赚足了眼泪,也赚足了好评。苦戏不同于悲剧,没有那种抗击命运的哀矜深致,而是直接了当地刺激人的泪腺。泪珠儿劈里啪啦的掉落时,既带走了观者的负面情绪,又证明了观者富有同情心的道德优越感。据说,眼泪还可以带走体内的毒素,实是内外兼修、养身保健的好东西。考虑到西部片里个人奋斗的孤胆英雄难免水土不服,改走土生土长的悲情苦戏路线似更适宜。苦戏,就是好人遭罪,坏人得意。杨白劳遭遇黄世仁,唐琬碰到恶婆婆,好人很无辜,坏人很嚣张,等等、等等。总之,善恶对立,缺一不可。恶人越多,戏就越苦,效果也越佳。于是,曾是英雄的杨元元忽然变成了恶人包围的待宰羔羊,脆弱得不堪一击。校方、同学、宿管,都成了迫害杨元元的黑暗势力,而杨元元执着于为其母申请学生宿舍未果,亦如祥林嫂一般赚足眼泪。
  
  虽然南周报道以杨元元表妹的高调表态结束“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打败”,话说得不失硬汉本色。然而西部片开场、祥林嫂落幕的尴尬已经不可避免。而报道中真正值得玩味的话是:11月25日清晨,杨元元突然从被窝里坐起来,语带怨气:“凭什么不让我们住,我要找领导。”作者的剑锋所指还是在海大的无良。然而,“凭什么不让我们住,我要找领导”,却把精心营造的英雄形象击得粉碎,也透露出某种微妙的消息。
  
  个人奋斗的西部英雄,面包要自己挣,水要自己找,马要自己喂,朋友要自己交。当然,发财自己享受,倒霉自己承受。这些是人所共知的。这与“凭什么不让我们住,我要找领导”,大相径庭。为什么会有此一问?而且,在凭什么让“我们”住还大有问题时,这么执着而决绝的问下去就愈发显得荒唐。当杨元元事件的背景越来越清晰时,这个问号也越来越大。
  她为什么要携母就读?为什么其母的退休金九百余元,母女共同存款近万元,竟不能自行解决住宿问题?这种执着于“凭什么不让我们住”的理直气壮从何而来,竟最终令杨元元在距离梦想成真一步之遥时“生死相许”?如果元元真的因此而死,被贫困谋杀的说法显然不可靠——决计不至于山穷水尽的地步,毋宁说是陷死于某种执念的作祟。那么,这种执念是从何而来的?
  
  在《祝福》里——而不是苦戏经典的《祥林嫂》,鲁迅有这样一段话意味深长:有些老女人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便特意寻来,要听她这一段悲惨的故事。直到她说到呜咽,她们也就一齐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叹息一番,满足的去了,一面还纷纷的评论着。 无论迅哥冷峻的笔触如何描绘,他也不能断然宣布那些“老女人们”是恶意的无良、有心的陷害。她们的眼泪也许是廉价的,却也货真价实。即使别人都忘记了祥林嫂悲惨的结局,他们也不会忘记,而是反复咀嚼着,流泪着、叹息着、评论着、满足着。凡此种种既无从起死回生,也不能避免悲剧的重演。但是,他们是在嘴上挂着的确乎是好道德,甚或吃长斋、念旧经、修来世——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的确是信仰坚贞虔诚。至今犹然。
  
  时至今日,“老女人们”受了“主义”的熏陶、哲人的教化,愈发自信了起来。可是,吃长斋、念旧经的底色还是如此,无非换成了夹杂洋文的絮絮叨叨。他们孜孜不倦地在生活中寻找着流泪的苦戏,将所有的好词儿都奉献上去。他们自信于拿堆砌整齐的好词儿作祭品,呼唤着美德的奇迹——比如说每一个灰姑娘都应该遇到王子,贫家女只要等待那可爱的南瓜车。贫家女若听信了这些,等待守望着南瓜车的到来,恐怕是要失望的,以至于绝望。但是,灰色的真话,他们绝计不说。若南瓜车迟到得遥遥无期,他们便会更猛烈地谴责那些阻挡南瓜车的黑暗势力,哪怕只是一点儿树木的阴影也足够他们发挥充分的想象。眼泪和唾沫齐飞,又强化了南瓜车到来的必然性、正义性,坚定了灰姑娘们的信心与执念。其实,南瓜车的降临与否对“老女人们”无关紧要,左手平等,右手正义,姿态优雅而自信。他们在道德高地上骚首弄姿,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然而,幸运的南瓜车终归是一个童话,或者时髦的说,是小概率事件。“凭什么不让我们住”并不总是理直气壮,一定要有被人拒绝的准备。手握一张贫困牌,不能期望有求必应的理所当然。而“老女人们”对此仿佛很懵懂,他们满足于恭维人家是英雄的,却不说英雄难做,只是一味竖着大拇指“好好好”。他们看人家一匹马、一支枪去西部闯荡的,竟以食宿应该全免的高尚理想慰勉。他们教导人家“知识改变命运”的,却忘记说明知识并非点石成金的金手指。最关键的是,策马西行的豪情只是豪情而已。命运不是“神五”“神六”的直上直下,各人须得自己好好打算。个人奋斗的成功固然可喜,自我规划的失败却也苦涩。王子骑着白马来主动买单,既非必然,又非应当,故而绝不可靠。真相并不复杂,善意可遇而不可恃,仅此而已。但是,“老女人们”的絮絮叨叨并不帮忙,只会帮闲。诸如挖掘杨白劳和黄世仁的配对,以非此即彼的爱憎分明,轻松地完成了完美的道德命题。或者在葬礼完毕后,装饰一下祥林嫂们的光荣事迹,一如在圣诞树上挂星星月亮。总之,“英雄”之死必有坏人须为之负责,这是“老女人们”对尸骨的最后贡献。殊不知,他们强调的理所应当已经化作了灰姑娘的执念,终以陷死于绝望幻灭收场。可见,好话好说,好事难办。
  杨元元的人生路到底在哪里变窄,真是说不清楚。摘掉“老女人们”以善意而粗鄙的道德品味所添加的种种装饰,杨元元本来就不是理想中的西部英雄,她在象牙塔内外的生存能力显然早已是个问题。“她大概有些清高,放下简历就走,也不和人家说话”,无论是像晴雯还是黛玉,都只有审美价值。即使有宝钗的背景豪华,坐享锦衣玉食也谈不上自我实现的梦想。责以贾府的世态炎凉,未免小说家言。若可以假设,我宁可这个可怜人在某个小城市里安安稳稳地做了公务员,平平淡淡地相夫教子,或许还是一条生路吧。至于什么塑造了杨元元,真要细细考察原委,还是要费一番功夫的——的确不如“杨白劳—黄世仁”的重复模式物美价廉、经久耐用,“老女人们”的调调儿,典型的中国制造。
  
  总之,同为鲁镇人士,迅哥说“真的猛士”当如何如何,却没有说过包食宿、包发财的高调子。而“老女人们”的高尚道德终归只是口头慷慨、慷他人之慨的美仑美奂,这又能如何呢?我大可承认他们说的都对都高尚,天下大同、满街尧舜的境地当然事事如意、皆大欢喜。然而,在现实中,他们的高调子无非是制造半截子英雄——西部片开场,祥林嫂收尾。卿卿性命又化作了“老女人们”的眼泪、唾沫和愤愤不平,教化起又一代“灰姑娘”。如此,苦戏是演不完的。
  
99 个回复 | 最后更新于 2017-12-09
2017-07-01   #1
  作者:三无_ 回复日期:2009-12-22 14:56:38 
    跳过.二十一楼
  -----------
  -------------------
  带着降落伞吧?那不叫自杀,那叫极限运动。:)
  如果不是,那就好玩儿了,地狱里也能上网?(⊙o⊙)?
2017-07-02   #2
  长江后浪,你先把这茬儿搞清楚。先道歉!
  
  ===============================================
  
   作者:梳枝 回复日期:2009-12-24 10:24:14 
    
      还有你一遍一遍地说杨母交了房租后还有500块,完全够生活。
      
      看看实际情况:杨母退休金 937 元
       杨元元研究生生活补助 250 元
      
       收入共 1187 元
       房租:450 元 (杨元元退掉宿舍,因为宿舍也是要钱的)
       剩:737 元。 两个人生活,平均368.5 元
      
      从2009年4月1日开始,上海的低保是每人 400 元。
  
2017-07-03   #3
   作者:关不羽 回复日期:2009-12-22 10:30:39 
    to:长江后浪
    
    呵呵,“没钱真的别来上学”,对义务教育说,是犯法;对高中、大本说,是不人道;对研究生说,只是实话。
    
    研究生是典型的精英教育,教育中的奢侈品。既没有义务化的可能,也不存在普及化的必要。在我看来,义务教育不但要十足的义务,而且要提高质量、提高学生的膳食衣着。高中、大本要积极扶贫,勿使一贫儿因贫困失学。研究生,没什么困难补贴的必要,只要给优等生高额的奖学金就可以了。作为教育顶点的精英教育,就是择选精英的标准,勿及其余
  
  -------------------------------------------------------------------
  
   嗯,您这样的逻辑其实就是:象杨元元那样根本就不该把考研作为自己人生希望和精神支柱,根本就不该,拥有那样一个完整的个体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杨元元那样的人,活着就该是那么个精神残缺的人,否则就是奢侈!
2017-07-03   #4
  作者:关不羽 回复日期:2009-12-23 23:41:05 
    作者:李巴赫 回复日期:2009-12-23 23:16:16 
       当关不羽发了这个不知所云的帖子之后,就已经失败了。
    ==============================
    你没看懂,有三种可能性,一种是我失败了,不知所云。另一种,是你的理解能力不够。第三种,是你装不懂。不知道你径直宣布胜利到底凭什么——你们几位忽而径直宣布自己高尚、对方邪恶,忽而宣布自己胜利,也挺忙活的。
    既然你没看懂,要么看懂再说。要么索性不看。我想,无非是这么做。
  ===============================================
   你已经主观到不看他人帖子内容的程度了,还怎么跟你说呢?身为版主非要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驳倒对方,又什么意思呢?有道是献丑不如藏拙。起先我是很诚恳地劝解你的。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高尚,也没宣布胜利。我用的不知所云指的是你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听在下一句劝,下去冷静几天再来看这个帖子,你会有不一样的想法,不要再气头上跟人杠到底。同样的话,当然也适用长江后浪等朋友。
  
2017-07-03   #5
  作者:一地清霜 回复日期:2009-12-24 13:23:43 
    作者:yiping1914 回复日期:2009-12-24 12:58:47 
       我要支持一下飞仙小朋友,很理性,不过,想起前几天我说过关于开后门问题(就是那个什么沙威放了冉阿让),那不过是觉得小熊朋友举得例子很不靠谱,还有他后来说,没有菩萨心肠只有霹雳手段就如同希特勒,呵呵,这也不靠谱,难不成遵守规矩就是希特勒,希特勒是个守规矩的人吗,呵呵。
       其实我更想说的是,规矩可以修改,制定时应该多一些人性化,但是规矩一旦制订了,可是不能破也幺哥,这个规矩可以开后门,那么,什么规矩不可以开后门?
    ————————————————
    这个倒是,开后门是要看人的,对有的人,不用开后门,直接开前门就是。对有的人,为他开门不浪费感情嘛,反正社会主义建设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
  
  中国人两大毛病(说中国人似乎话题太大,先检讨下,但也只有这么说才顺),一是没有契约意识,凡事喜欢讲情面;二是喜欢攀比、学样。别人犯罪没被抓住并不意味着犯罪就是合法的,干嘛看别人,干嘛不先从管好自己做起?
  
  象杨家这样无视规则的家庭教育,如果在重要岗位上,可想而知会什么样。贪官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就是在这样的土壤这样的文化里培养出来的。
  
  如果每个人都注意维护规则,还会有贪腐的土壤吗?
  
2017-07-03   #6
  关不:
  
  假设,“道德”“人性”是非常非常不那么太好的,很是贬义的词。
  
  那么,说海大帮的帮众们“不道德”“没人性”
  
  不是非常非常让帮众们雀跃的夸赞么?
  
  所以,大家还是别吵了。
  
  至少,关斑竹您称我正人君子也好,另外的朋友说君子剑也好,我都是甘之如饴的嘛:)
  
  我现在发现,这里其实大家都是在相互夸奖。
  
  
2017-07-03   #7
  
  题外一下:原来上海比北京租房便宜这么多啊。我9月份在北京南城马家堡附近与人合租, 一间9米左右的房子,月租金1000, 外加水、气、电 50。
2017-07-03   #8
  道德的人们对杨姑娘之死的道德反应分两大类,眼泪和口水。对于眼泪,我们无论如何该心存一份敬意,尽管眼泪是免费的,但是如同吃斋念佛的老太太那般,善良是肯定的,廉价的同样善良,人都有善良和眼泪的权利对不?尽管权利并不是义务。
  
  至于口水,躲躲,别溅上,离得远了当好戏看,看道德表演,也免费。
2017-07-03   #9
  作者:jannyang 回复日期:2009-12-25 12:01:40 
  =====================
   我忏悔,我有错。 我不该在这个帖子里跟你胡说八道地开玩笑。我不该按照你的逻辑胡乱推理,我认罪。
   呵呵,好男不和女斗。我在这帖子发贴本来就纯属于闲的浪费时间。 而且李巴赫何止是耍嘴皮子不专业,知识水平和理论修养也是差的一塌糊涂,在下是经常自我提醒的。
  
2017-07-03   #10
  作者:三无_ 回复日期:2009-12-22 14:56:38 
    跳过.二十一楼
  ===========================
  亲爱的,这是本帖最让人寒心的一句话。别这样,好不好!
2017-07-15   #11
  从帮助杨家的角度来说,一开始海事真正帮助杨家的恰恰是宿舍管理员。
  哪个学校对贫困生入学都有绿色通道。杨家之所以一开始没有找这个绿色通道,可能是因为她们自觉不具备贫困的标准。以他们家在武汉大学受到的待遇,他们不可能不熟悉学校对贫困生优待的申请过程和条件,以及通行的处理办法。
  因为有国家对贫困学生的援助制度和学校多年经验的积累,每年入学时各学校对待贫困生都有专门的文件指导。绝大多数贫困生在没有入学前学校就有准备的。我做过班主任,我的班级的贫困生的贷款都是由我来做担保。我们学校是这样,由各班主任做贫困生贷款担保,不知道其他学校如何?即使不一样相信也是差不多的。若干特殊情况(例如在录取到入学之间家庭突然发生非常变故),有绿色通道在,也能够很快得到解决。——顺便说一句:如果武汉大学也是这样担保政策,够当年杨小姐的担保者喝一壶的。
  所以,在杨小姐入学时,杨母能够入住学生宿舍,宿舍管理员难脱其咎。学校官方一开始就知道的可能性很小。然而,以置自己的工作机会和薪酬于危险境地(宿舍管理员一般都不是学校在册的固定员工)帮助了杨家,最后证明杨家不仅收入可能高于自己(宿舍管理员的工资我校是800元。不知道海事是否比我校高很多),甚至被杨弟弟要求“道歉”成为事件解决的唯一要求。不知道杨家为何恩将仇报至于如此?
2017-07-15   #12
  作者:哈德门烤鸭 回复日期:2009-12-24 16:54:57 
    作者:绝对不主流 回复日期:2009-12-24 16:29:16 
    
    如果事关社会制度,那重庆打黑,黄光裕案件之类的层出不穷,等社会制度都变得面目全非了,恐怕也没考虑到杨元元
    ==============================
    你懂得啥叫社会制度,社会不是由千百万像杨元元的普通人组成,离了这些人,还有个球的社会制度?
  ==================================
  你知道你自己说的是啥不?给你一次改正的机会
2017-07-15   #13
  作者:人生事自从容 回复日期:2009-12-23 11:53:01 
    疯了,争这些。
    就是一个年轻人在现实面前无法承受的故事,做这些无谓之争。
    像杨元元这样死的人多了去了。各种不同的死法,各种各样的绝望以及无望的抗争。她死了,我们活着,闲扯有什么用?你要考虑的,是要不要像她这样离去。
  ==================
  
  是的,俺也纳闷儿
  就是一桩自杀案引起的普通民事纠纷,没啥典型性,也看不出有多大的立法空白或立法缺陷,咋就炒得这么火呢?
  都是小关惹的祸,他点的引信
  
  
  
  
2017-07-15   #14
  
  呵呵,敢情“鲁镇的老女人们”只会流泪、叹息着、评论、满足吗?抑或学会了帽子戏法、栽赃陷害的把戏,从苦戏中找到了新的乐趣吗?来点而实际的干货吧。
2017-07-15   #15
  关于9百元月入在上海能不能生活的问题,我必须要说几句。
  
  第一,在上海郊区小镇,类似临港这样的地方,五百元可以租到全装修带家具的一室一厅。如果生活要求不高,租毛坯还要便宜,合租也很省钱。小镇生活配套齐全,学校、医院、邮局、银行(虽然多数只有农行)、农贸市场、超市都有,如果不上班,生活还是相当的便利。
  
   如果有不信的,我免费提供房源信息。事实上我自己就有一套这样的郊区房在出租,全装修、家具、空调、热水器、洗衣机一应俱全,租450元/月,当然,市场价应该可以租到550元左右,但人家租了几年了,我也不好意思涨价。只可惜了我的全木地板,被糟蹋的不成样子了。小区有班车直达人民广场,小区居民车资四元。
  
  第二,生活费的问题
  
   前两年我曾在这样的小镇上隐居过,跟当地的居民有过深入的接触,五百元的生活标准,在这样的上海小镇上已经可以过得相当不错了。如果是会过日子的,还可以有节余。前面说的那个居士邻居,每月生活费二百(包括了水电煤气费,当然,此君除食素外,日出而修(修行?修炼?),日落而休,除了电脑,其它电器基本不用),相当多的小镇居民(多数是老人家),老两口每月所费不过五六百。最极品的一个老太太,居说是一百元可以过一个月(这个是道听途说,没亲自找老太太验证过)。
  
  
   所以,不要以为大上海就意味着生活成本高,那要看你在哪里生活,想过什么样的日子了。
  
   抱怨上海衣服贵的,大概从来不屑七浦路、轻纺市场这样的地方,他们的眼睛都盯着九光之类,看到的东西不贵才怪。有西北朋友来上海,我妈带他们去购物,他们都惊呼好便宜,十块钱一件衣服(面料不太好,但款式决不过时),五块钱一双鞋(皮的,样子有点过时)。每个人都大包小包,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抱怨上海菜价贵的,大概不知道上海还有种地方叫农贸市场,他们的眼睛盯着超市的光鲜亮丽的生鲜柜台,物品经层层转手到达这里,怎么会不贵?早晨早点起,会发现家门口就有新鲜便宜的蔬菜(郊区老太太们自种担来卖的),价格有时候只有超市里一半,有时间的话,淘淘落市菜,菜农们急着回家,半卖半送,那更是便宜的不象话。
  
   说九百块在上海不能过的,大概从来都没有用心的生活过。如果在上海郊区跟那些老人们生活一段时间,一定会改变观念。
  
  
   如果杨母肯放下架子,打份工什么的,她在大上海的日子不但能过,还能过得好。
  
   当然,我个人想法,如果杨母是这种会过日子的人,就不会早早内退,也不会死粘着女儿不放了。
2017-07-15   #16
  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
  
  你有知识那是你的事,在你没有用你的知识为社会作贡献之前
  你有什么资本向社会索取更多?
  
  别人凭什么要因为你有知识而对你另眼相看?
2017-07-15   #17
  还有,这个帖里的许多人,并非真正关心杨元元,或者杨元元事件
  
  
  只是借机炫耀自己的学识、理论、辨析能力以及逻辑,更甚之的,借机吹吹自己曾经的论坛征战史。
2017-07-15   #18
  是鸵鸟行为
2017-07-23   #19
  作者:一地清霜 回复日期:2009-12-24 15:50:50 
    一个国家每年有这么多人自杀,是该考虑整个社会的秩序问题了。
    
    把国民自杀的责任完全推给个人,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
  先不论自杀和社会秩序有什么必然联系,就算是推给了社会秩序,那也相当于谁的责任也没有。
2017-08-08   #20
  总之,实话要实说,玫瑰色的童话梦留给文学,别拿灰姑娘的奇遇当发展模式到处推销。眼泪一把、高调子满棚的好道德还不如买菜时少要两毛钱找头。
    -------------------------------------------------
    
    再顶!争论的各位,今天晚上就掏张红色带毛主席像的票子,送给可怜的乞丐,做的到吗?
  
2017-08-08   #21
  呵呵,关不羽自己答复了那个问题,长江后浪,我还有必要去数一数吗?另外,我去不去数一数和我有没有种有什么联系呢?(不谈逻辑)
2017-08-08   #22
  09年上海最低工资960元,要是活不下去不是什么杨母一个人的问题——杨母还没工作就有。上海官僚再混蛋,会算出的最低工资让人活不下去?你好像的确不像在上海啊。是不是装的?
  ====================================================================
  
   既然你这么说,那好,我就给你算算:
   960元,在上海一个人,我就不说租房了,在上海这点钱全部用来租房也不够。我就假定杨母已经有了自己房子,那么去掉物业费、煤水电(话费、网费就算了,杨母没资格沾上那些)、治安保洁有线等等,你说多少钱?一天吃饭多少钱?10元好不好?柴米油盐酱醋茶又要多少?杨母既然没资格打电话,那么有事情总要写写信或者出去行走吧?那么笔墨纸张邮递、以及交通费用什么的又要多少钱?个人卫生费用总不能一点没有吧?卫生巾和纸、肥皂牙膏洗衣粉什么的,要多少钱?家里用的东西总不免有坏的时候吧?那么更换或者修理又要多少?你自己凭良心算算,够不够?
2017-08-08   #23
  作者:元元无语 回复日期:2009-12-24 15:33:37 
  =================================
   一提当年的聚会我就心里发怵,老是想起最后一次静安八景园被两位人民公安驱散时的情景。
2017-08-08   #24
  楼上应该知道,绝对可以确诊的猪流感是什么诊状吧?老前辈明明说自己将来怕名字跟年龄比起来让人笑掉大牙,明明说自己功成身退,可有人就是要把你搞成什么自宫什么的,呵呵,你有什么治疗猪流感的药不?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