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生活 央视美女记者万独艳的高品质居所

2019-11-08 10:08:05

18世纪的英国,很多贵族家庭都在下午两点左右举行规模不等的“沙龙”派对,人们在轻松的环境中相互认识,谈天说地。“沙龙”的主题各异。

18世纪的英国,很多贵族家庭都在下午两点左右举行规模不等的“沙龙”派对,人们在轻松的环境中相互认识,谈天说地。“沙龙”的主题各异,但环境却有些相似:讲究的沙发和家具,流露出田园感觉的墙纸与窗帘,具有独特品位的收藏和绘画,无处不体现着主人高贵的生活品位。


万独艳

细节之中见精神

CCTV-9晚间新闻的出镜记者,纽约大学传媒专业学士学位,这些在万独艳看来不算什么,做一个凯蒂•库里克那样的女主播才是她的理想。或许这与她3岁就生活在美国,接受的西方价值观有关,只认可最好或者最专业的,当然这品质可能更多地源于她家庭的教育。

从走廊到客厅,屋顶部分造型流畅而连贯,不但延展了空间的视觉效果,而且跟进了与主空间的关系。

仔细观察万独艳的家,配饰不多,但每样东西都大有看头。水晶是万独艳最好的收藏和摆设,无论是意大利水晶灯,还是罗马水晶花瓶,或者捷克的水晶盘碟,都成为“新沙龙”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有身份的交际场合,人们对环境的细节非常看重,英国的绅士和贵族更是“没有一两样绝对的精品就不要举办沙龙”这样的说法,很多人从专门的商店或公司借来道具,摆放出来举办宴会。尤其对于水晶,熟悉沙龙的人都是经常在派对中见到,“对于普通人,可能不经常接触水晶,而且也没有招待客人时把好东西拿出来的习惯。”展示你的收藏和家私,也是对客人的一种尊重,在沙龙中,人们边用餐边欣赏盛放的杯碟,边交流边浏览主人的收藏,这是非常有趣的场景。“就像我们在《战争与和平》或《理智与情感》中看到的那样,上流社会的沙龙很像大型的展会,人们的兴趣有时完全集中于主人的藏品。这也是最令人骄傲的时刻。”

除了水晶用品,绘画也是家中的一大亮点,“就像你在我家看到的,对于画作,我更偏爱中国传统的东西。”她个人认为能在同一空间中看到两种文化的东西,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中国传统的东西往往更有思想和韵味,尤其是绘画或书法作品,不仅是男性,女性同样对它们感兴趣,我们往往可以从一幅作品谈到很多有趣的问题,我有这样的经验,一个好的收藏可以让一群人聊上一下午,而且还能从中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18世纪的英国,很多贵族家庭都在下午两点左右举行规模不等的“沙龙”派对,人们在轻松的环境中相互认识,谈天说地。“沙龙”的主题各异。

18世纪的英国,很多贵族家庭都在下午两点左右举行规模不等的“沙龙”派对,人们在轻松的环境中相互认识,谈天说地。“沙龙”的主题各异,但环境却有些相似:讲究的沙发和家具,流露出田园感觉的墙纸与窗帘,具有独特品位的收藏和绘画,无处不体现着主人高贵的生活品位。


万独艳

细节之中见精神

CCTV-9晚间新闻的出镜记者,纽约大学传媒专业学士学位,这些在万独艳看来不算什么,做一个凯蒂•库里克那样的女主播才是她的理想。或许这与她3岁就生活在美国,接受的西方价值观有关,只认可最好或者最专业的,当然这品质可能更多地源于她家庭的教育。

从走廊到客厅,屋顶部分造型流畅而连贯,不但延展了空间的视觉效果,而且跟进了与主空间的关系。

仔细观察万独艳的家,配饰不多,但每样东西都大有看头。水晶是万独艳最好的收藏和摆设,无论是意大利水晶灯,还是罗马水晶花瓶,或者捷克的水晶盘碟,都成为“新沙龙”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有身份的交际场合,人们对环境的细节非常看重,英国的绅士和贵族更是“没有一两样绝对的精品就不要举办沙龙”这样的说法,很多人从专门的商店或公司借来道具,摆放出来举办宴会。尤其对于水晶,熟悉沙龙的人都是经常在派对中见到,“对于普通人,可能不经常接触水晶,而且也没有招待客人时把好东西拿出来的习惯。”展示你的收藏和家私,也是对客人的一种尊重,在沙龙中,人们边用餐边欣赏盛放的杯碟,边交流边浏览主人的收藏,这是非常有趣的场景。“就像我们在《战争与和平》或《理智与情感》中看到的那样,上流社会的沙龙很像大型的展会,人们的兴趣有时完全集中于主人的藏品。这也是最令人骄傲的时刻。”

除了水晶用品,绘画也是家中的一大亮点,“就像你在我家看到的,对于画作,我更偏爱中国传统的东西。”她个人认为能在同一空间中看到两种文化的东西,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中国传统的东西往往更有思想和韵味,尤其是绘画或书法作品,不仅是男性,女性同样对它们感兴趣,我们往往可以从一幅作品谈到很多有趣的问题,我有这样的经验,一个好的收藏可以让一群人聊上一下午,而且还能从中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新“沙龙主义”

万独艳是个非常善于交往的人,平常家里经常举行小型宴会或派对,很多有见识和学问的朋友也愿意到万独艳家做客。“所以你看到在我家的客厅、走廊中,家具和家具之间比较松散,留出来的地方很宽裕,这是为了便于人们走动和交流”。万独艳的这些心思没有白费,每次活动都会有更多的朋友前来捧场,虽然房间的真正使用面积不是很大,但错落有致的家具和一室丰厚的收藏为万独艳赢得了高分。

无论门厅、走廊,还是客厅,万独艳都用自己的想法来设计,“空间不大,但要制造出流动的效果,让每个空间之间贯通,给人一种想往里走的愿望。首先是前厅,有些人懒得打理,这样客人的第一印象会觉得很堵,不愿进入。其次是走廊和客厅,这两个空间一定要做好贯通,让这里过渡很自然。” 在万独艳家的客厅拐角处,有一个精致的大鱼缸,“这些鱼很逗人喜爱,客人走到那里,它们就簇拥着追随而去,有趣得很,现在它们既成了朋友们的谈资,也是家里最受欢迎的布置。”

“新沙龙主义”心得

铜雕木雕等大型摆设:很有东方韵味的马来木雕作品,和从泰国带回来的孔雀灯台,这些大型的艺术品是只在沙龙中才能用到的。不用时将它们精心地收藏好,平时可用更有家居感的东西来替代这些摆设。

漆器花瓶等小型收藏:这些可随时和家具进行搭配的摆设,平时也可用来装点房间,漆器鲜明的颜色可以放在客厅等处制造气氛,像花瓶实用性较高的配饰,可通过插放不同鲜花营造家居和宴会的双重主题。


无论是意大利水晶灯,还是罗马水晶花瓶,或者捷克的水晶盘碟,都成为“新沙龙”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华美而不奢侈的新“沙龙主义”就餐区。表情细腻,即使是桌子上的碗碟也是细节分明的。

温暖的墙色,为高品质沐浴创造了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