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三桂出关与林彪入关

2019-12-09 14:02:35

1 2 下一页

  把吴三桂和林彪相提并论,似乎有些突兀:一个是大清降将,一个是中共战将。然而,如果我们仔细研究他们军事史上最为关键的两大作为——出关与入关——后,我们就能瞠目结舌地发现:原来,他们还真有百虑一致殊途同归之处。
  
  先看吴三桂。
  
  吴三桂(1612-1678),明清之际高邮人,字长白。武举出身,以文荫袭军官。明末任辽东总兵,封平伯候,驻山海关。1644年4月,李自成率农民军攻占北京,崇祯帝自缢于煤山。而此时,正奉令入京勤王的吴三桂开始面临他人生的巨大选择。这时候的吴三桂,失去了明朝的依靠,按“正人君子”的常理讲,应起兵靖难,击退闯贼,光复大明。但是,不要没头脑的去逞匹夫之勇,且分析一下吴三桂所处的形式。时吴三桂带兵约四万左右,据守山海关;李自成攻克京师,除了自己的二十万军队,加上明军投降的部队,应计二十万以上;清朝多尔衮的部队占据宁远后虎视关内的部队有八万左右(一说是十四万),并且趁明朝新亡,不断增兵。要注意,此时的清朝对中原早存图谋之心,智囊范文程针对李闯祸乱,指出“中原百姓蹇离丧乱,备极荼毒,思择令主,以图乐业。”果断建策多尔衮兴义师,进取中原,解天下人民于倒悬,使天下由乱入治,稳定社会,并提出“申严纪律,秋毫勿犯”,“官仍其职,民复其业,录贤能,恤无告。”就是说,即便是没有吴三桂,清朝一样要想办法入主中原。而吴三桂占据弹丸孤城,既无援兵,又无粮饷,如何能够长久支撑下去?要想在这样的情况下立足,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在漩涡中谋求复国,倘若此时高举大旗要恢复大明,立刻会遭到李自成贺多尔衮的夹击,以军力对比也根本不可能战胜,吴三桂也不是一个能创造以少胜多奇迹的军事天才。
  
  开始,李自成想招降他。他利用自己强大的军事实力和握有吴三桂的短处来招降吴。吴三桂的朋友已经投降李自成的明将总兵唐通、监军张若麒奉李之命来招降吴,然而吴把犒军的金银全部收下,仍然对投降之事含含糊糊。此时的吴三桂在犹豫彷徨之中,历代忠贞义士在国亡之时莫不谋求复国,那种几千年传下来的、自幼在吴心灵中打下深深烙印的忠君思想,让吴三桂也想做一代忠贞之士复国名将。但是自己老爹、家小全在人家手里,江山已经换了名姓,吴襄也写信劝儿子归降,这的情势下,投降大顺也无不可。改朝换代的事,谁又扭转得了?良臣择明主,飞鸟择良木。他也曾表示过要投降李自成。然而,就在这关键处,李自成及其部下却没有对吴三桂以足够的重视,农民军抄了吴三桂的家,拷问吴襄,更为过分发是:地位仅次于李自成的大将刘崇敏居然食指大动,霸占了吴三桂的爱妾陈圆圆。这一消息被吴的细作探知报告后,终于激怒了吴三桂,于是“恸哭六军多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吴三桂立即下令杀死大顺使者,致书请睿亲王多尔衮,请求“合兵灭寇”,三桂是以明朝臣子的身份向清朝求援,请兵之目的是“灭流寇”,并使明朝得以“中兴”,而不是让清入主中原。在消灭农民军之后,将以“子女玉帛”和部分土地作为对清朝出兵的酬谢和报答。在清军进关路线问题上,吴三桂要求清兵“直入中协、西协”,而他本人却“自率所部,合兵以抵都门”。即是说,只允许清兵从喜峰口、龙井关、墙子岭、密云等处进入明境。这些地方,既是以往历次清兵进入内地之旧路,又是目前李自成大军驻扎之处。按照这一规定,不但可以保护自身安全,防止清军乘机行其假途灭虢之计,而且还可以促使清军与李自成主力进行火并,他自己可坐收渔翁之利。这就是吴三桂最初实行的联清击李的政策,这一政策也可以说是意在“借多尔衮的刀,砍李自成的脖子”。这一政策正好迎合清军进关人主中原的企望。多尔衮立刻率领清兵入关“助剿”——不过,多尔衮的意图可不是自己为吴三桂“助剿”,而是自己借吴三桂灭明灭李,入主中原!
  
  李自成得到吴三桂拒抚信息,于1644年5月27日(明崇帧十七年四月二十二日)亲率大军代和吴三桂大军战于山海关附近一片石地区。2万清军骑兵从右冀闯袭农民军,农民军难以招架而溃散。战后,清军全部人关。李自成返回北京。6月,放弃北京。吴三桂打着为“君父报仇”旗号,引清军进入北京。在李闯兴兵直指京师的时候,明朝惊惶失措,命吴三桂弃宁远,退守山海关,并带兵护卫京师。但是,弱的跟豆腐差不多的明军已经根本抵挡不了农民军强大而旺盛的攻势,大同、宣府、居庸关等地虽有重兵,奈何或降或逃,或战死、或自杀,兵心已散,大势已去。崇祯居然还在用一心投降的太监曹化淳守卫京师,凡此种种,若想京师不陷,除非奇迹发生。北京,在顷刻间失守。而那些平日满口仁义道德累受皇恩的明朝宗室大臣呢?成国公朱纯臣、大学士魏藻德、陈演在李自成入主大内后,带百官入贺,上表劝进,称颂李自成“比尧舜而多武功,迈汤武而无惭德”,厚颜无耻,羞煞士林。亏得李自成无暇登基,拘系他们,极刑搒掠,胁迫献金,真是活该。而吴三桂的表现,比那些明朝降臣强的多。
  
  从上面简单叙述中,我们我们看出:吴三桂出关的策略关键——也是其悲剧——所在乃是“借”字之上:借清军灭李闯!这一“借”的策略在三百多年后的1945年,又被一中共杰出将领林彪所采纳:地点还是东北;所借对象不是满清铁骑,而是满洲国伪军;结果却是大获全胜。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