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语用:为真语文教学注入科学内涵

2019-12-03 08:43:52

1 2 3 4 下一页

  语文课堂教学的真伪之辨与优劣之别,取决于学习者个体是源自心灵的积极语用还是游离心灵的消极语用。积极语用教学观认为,真正的语文课堂教学应当结束以“接受本位”为性质特征的消极语用现象,重建通过积极语用来释放学习者心智活力的“表达本位”新范式。消极语用,是指学习者机械认知、单向接受从而趋同外化、共性输出的被动狭隘的复述性言语行为;积极语用则相反,是指表达主体基于独立人格和自由思维而以个性言说、独立评论和审美表达等为形式特征的富于表达力乃至创造力的自觉完整的言语行为。积极语用教学观坚定主张:“学生语用发展本位”是真语文的价值特征和本质规定,因此,鼓励学生个体以听、读、视为输入性语用,以说、写、评为输出性语用,以思为内语用,以锻造每一位学习者强大的思想力和灵动的表达力为最终目标。

  伪语文的表现之一:母语教学目标的明显错位。长期以来,在凯洛夫为代表的苏联教育思想和国内极“左”政治思潮的负面影响下,形成了一种全预制、全垄断和全封闭的指令性教学范式,致使学生在语文课堂的语用形式极其偏狭、表浅、单一:面对公共的母语文本,教师作为国家教育意志的代表,往往从统一的教学方案(公共教参)出发而亦步亦趋地引领学生走入思维陷阱,缺失自己的独特思考,进而失去洋溢个性活力的说、写、评等输出性语用行为,更难以获得作为智慧生命表征的表达力。虽然指令性教学范式中也存在学生的输出性语用行为,但是,这些陷入思维窠臼中的输出性语用行为,共性大于个性,规范限制灵性,套路束缚创意;于是,被理解、被思考、被表达的语用行为渐渐泛滥为一种习以为安的语用常态。如此固化已久的反“语文”和反“生本”倾向,必然深深遮蔽学生的表达意识、创造意识,使其通过教学流水线后只是获得记忆和复制的机械性和输入性语用能力,结果导致整个母语教学陷于“接受为本”的目标错位。

  伪语文的表现之二:母语课程形态异化成“阅读中心”的封闭状态。其间,口语交际教学变相缺席,写作教学则沦为阅读教学的附庸。整个语文教学只是围绕着阅读教学这个中心而运作,而阅读教学又窄化为“课文阅读”的狭隘圈子。这类课文如果缺乏语用典范性、深刻性和精彩度,如果更兼教学方法失当(相当时期内以教师的“讲读”代替学生的“阅读”,灌输盛行),那么,其结果几乎是可以想象的教学灾难。退后一步,假使教材编选堪称精当甚至经典,教法新颖活泼,由于教材均受制于中位的课程形态特别是上位的教学目标,那么,在此背景下的母语日常课堂教学之效度也是令人质疑、需要深度反思的。积极语用教学观认为,任何语种的语言教学都是为了养成学生的语言能力,即使输入性的语言认知、理解和鉴赏能力,也需要转化并升级为主体生命的语言表达、评论乃至创造能力;否则,必然有违学生“语用能力发展本位”这种根本的价值取向。

  上述汉语文教学的目标错位与教学走偏,亟须在深度批判性反思基础上重构教学范式,使目标归位、教学归正。这就需要从全方位的语用维度来重新审视语文教学。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