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永州诗歌说略

2019-12-04 06:44:53

1 2 3 4 下一页

  作者:湖南永州市柳学会 吴同和

  观众朋友们好!

  柳宗元是永州一张名片。记得1990年去北京开会,同行们问我在哪儿工作,我说:“湖南永州。”得到的反映是:“永州?”知道大家疑惑,于是补充一句:“永州之野产异蛇!”老师们的兴趣立刻被调动起来,问长问短,甚至有了仰慕的眼神和表情。柳宗元名声有多大,于此可知。常言道:地以人名,人因地旺,相生相得,互利双赢。如今,柳宗元已走进千家万户,走进校本教材,走进文人心里;“柳宗元研究”正在向纵深发展,永州的知名度也越来越大。在这样的人文环境里,能和大家一起交流学习柳宗元诗文的心得体会,于我而言,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

  下面谈三个问题。

  一.柳宗元的永州情结

  柳宗元(773—819),字子厚,祖籍山西永济,唐代文学家、哲学家、思想家。贞元九年(793)进士及第,后入朝为官,积极参与王叔文集团政治革新。永贞元年(805),革新失败,被贬黜。这年年底,带着一家老小,辗转迤逦,从长安经邵州来到永州。“忍辱负重,虎落平阳;形影相吊,悲凄怆然。”

  永州十年之贬,是柳宗元人生一大转折。英雄失路,报国无门。他开始调适自己的心态,在思想时空里穿越思考,于矛盾彷徨中历练前行。其复杂多维的“永州心态”,如“东山再起”与“甘于现状”的二难选择,“忧患元元”与“实现价值”的激烈冲突,“顿悟”与“迷失”的相互碰撞……令柳公“迷不知其所如”。一方面,他潜心研读诸子百家典籍,博观约取,以为我用,写出了《封建论》《非〈国语〉》《天对》等惊时骇俗之作;一方面,为排解心中郁悒,常同龙兴寺住持重巽和尚参禅悟道,打坐念经;或与老友新朋“放浪形骸,移情幽远”,游历永州奇山异水、野地荒村,释放心中垒块,回归真实自我。久而久之,心境渐趋平和,似入净土灵山。于是,“永州八记”、《江雪》《渔翁》等一大批“情同景共,思与境偕”的山水华章如奇峰异嶂,层见叠出,令人目不暇给。

  “永州有幸,生民有缘;公之所履,边鄙生光。”柳宗元喜游山玩水,更擅范水模山。他以独特的审美视角,从童山青岩中发现“怪特”,于碧水微波里参悟禅机。口吟新诗佳句,笔涌杰作华章。古城永州的山水泉石,凡经先生吟咏品题,皆成形胜。“歌以咏志,山鸣水响;绝妙好辞,万代流芳。”今天,我们赏读这些诗文作品,可与柳宗元近距离接触,体味其“有才无用自谓愚,托名愚溪博一粲”的无奈与超然。比如说,从“忧患元元”的角度考量,柳司马愿“穷余生之光阴”,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确实令后人崇仰;而从实现“个体价值”的层面分析,为了“重归京邑,再沐皇恩”,他不惜调动一切积极因素,甚至曲意逢迎的做法,也应正确评价。

  宋代大诗人陆游感叹:“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柳宗元永州十年,因“得江山助”,“挥毫”创作诗歌99首。这些作品,格调简淡,情感深沉,精工密致,韵味悠长。苏轼评价说:“所贵乎枯淡者,谓其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其叙事诗,文笔质朴,描述逼真,《法华寺石门精室三十韵》《游朝阳岩二十韵》等,都是名篇;其寓言诗,形象鲜明,寓意深刻,《跂鸟词》《笼鹰词》等,堪称精品。一些历史题材的诗章,如《咏史》《咏荆轲》等,言此意彼,亦为佳作。至于为数众多的抒情诗,则其委婉幽曲的情志,清新峻爽的文风,历来为诗家所崇;其绝妙好诗如《江雪》《渔翁》等,童叟妇孺皆能成诵。

  二.诗序合璧作品浅探

  写于元和四年(809)前后的两个作品,诗序一体,韵雅文雄,堪称双璧。

  (一)《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并序)。 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