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中国成全球电力浪费大户

2019-11-19 07:33:52

专家称中国成全球电力浪费大户

形象工程费电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8月17日00:25 青年参考

  新浪编者注:8月17日出版的《青年参考》刊登了一篇编译自《华盛顿邮报》的文章,对中国部分城市浪费电力的现象进行了批评。虽然文中的观点未必准确,但在国家号召建设节约型社会的背景之下,我们转载此文,宁可将其做为善意的批评,希望能对有关部门有所启示。

   就是这个城市(上海)的同一个政府,以节约能源的名义,下令工厂停工,同时又要

求摩天大楼保持灯火通明,以此来向坐在外滩的高级餐厅里,深陷于鹅肝的美味中而难以自拔的外国人展示中国闪亮的现代形象。

  在一个闷热的下午,破破烂烂的石灰天花板下面,鸿华服装厂的缝纫机一动不动。为了应付慢性的电力短缺,上海实行了分区轮换断电制度。狭小而不通风的宿舍里,工人们正懒洋洋地倚在夹板床上,等待着晚上又一个不合规矩的夜班来临。

  距此5英里之外,夜幕笼罩着上海著名的濒海胜地外滩。霓虹灯的灯光高高地从河对岸的金融中心洒向嘈杂的人群。就是这个城市的同一个政府,以节约能源的名义,下令工厂停工,同时又要求摩天大楼保持灯火通明,以此来向坐在外滩的高级餐厅里,深陷于鹅肝的美味中而难以自拔的外国人展示中国闪亮的现代形象。

  中国能源利用率的低效令人吃惊

  最近,国有中国能源公司中海油对美国尤尼科公司收购的失败,凸显了中国对全球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渴求,因为这个国家迅猛的工业化需要前所未有的更多能源。但是,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中国的许多城市,节俭伴随着国家造成的奢靡。这揭示了这个国家正在全世界搜寻能源的另一个原因:能源分析家和经济学家说,中国已成为全球浪费电力的大户,令人吃惊的低效加剧了需求的膨胀。

  “如果提高国内的能源利用效率,很多中国的能源问题就能解决了”,言茂松说。他是上海大学的工业工程专家,为中央政府建言献策。“从发电到传输再到使用,在这个链条上的每一环上,我们的能源工业都缺乏效率。这个问题尚未得到中央高层领导人的足够重视。”

  按照政府自己的估计,为了取得同样的经济增长,中国比许多经济大国要耗费更多能源。国家能源研究中心的数据表明,每创造100万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中国的能源耗费是美国的2.5倍,是欧盟的5倍,几乎是日本的9倍。

  根据国家提供的统计数据,2003年每生产1个单位的窗体顶端

窗体底端

钢铁,中国比美国要多耗费10%的能源。上海同济大学的专家龙惟定说,中国的电站跟美国相比,每发1度电要多浪费1/5的能源。龙惟定说,中国的空调比世界平均水平多耗能1/5,这个快速发展的行业正在大口地吞进能源。

  对于正在经历工业化和经济快速增长的贫困国家来说,高消耗、低效率地使用能源似乎已经司空见惯。根据国家相关统计数字,中国能源利用率比同样经济迅速增长的印度要高。但是专家说,中国很多的浪费源于该国经济的混合型的本质:共产主义的根基,自由市场经济的未来。依照市场规律运营的公司正需要越来越多的能源,但是供应能源的主角却是那些计划经济时代创建的国有垄断公司。几乎没有什么能激励它们提高效率。

  政府提倡节能公司难以跟进

  中国的领导人试图降低能源浪费。去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一个强势的政策制定部门,发布了一份中国能源保护计划,提出中国到2020年要把天然气的用量提高3倍多,以将煤炭的消耗降到最低。现在,中国电力的3/4来自煤炭。

  国有能源公司一直在做着这样的买卖:把亚洲其他地方的液态天然气输送到中国的沿海城市。尤尼科在印度尼西亚的天然气田就成了吸引中海油的主要因素。这个计划也要求到2020年,要新建20多座核电站,使核能在中国能源供应中的所占比例翻一番,从2%提高到4%。

  中国还处于执行空调耗能最低标准的初级阶段。今年,政府迈出了新机动车尾气排放标准的第一步。这个标准完全实行后,中国车将比美国车更加节能。

  但是,这种进步要在耗能型产业的基础上起步。包括电站和工厂在内的工业基础建于50年代,那时共产党政府为了追求国家发展不惜代价。笼罩着城市的烟雾和工厂烟囱喷出的黑烟,表明了低等的煤炭和落后的科技仍然是支撑中国工业的重要角色。

  史茂荣(音译)说,在办公室里面使用节能灯能够节省80%的电能。他曾经供职于上海市电业局,现在是地方政府的顾问。他说,工厂里的现代机械能削减1/5的能源需求。但是中国公司处于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利润微薄,它们更倾向于认为,采用新科技增加了今天的成本,而不是节约了明天的开支。

  “多数公司目光短浅”,位于北京国电动能经济研究中心的总经济师胡兆光说。这个中心是一家政府的智囊团。“它们不愿意升级设备来改善能源利用效率。”

  多达1/10的电在路上白白浪费

  专家说,浪费问题也困扰着发电和传输。为了提供工作岗位和地方税收,市属和省属的电厂面临着购买本地煤炭的压力,即使成本比使用其他的能源更加高昂。各省市投入了几十亿美元建造新电站来缓解能源短缺,这项举动让政府,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工业官员为还清国有

窗体顶端

窗体底端

银行的贷款而焦头烂额。

  广东省是一个临近香港的蓬勃发展的经济区,现在它差不多要消耗中国1/6的电力供应。和云南、贵州的电价相比,国有工厂和电力公司花费高3倍的价钱从地方电厂买电,而在那两个省份,廉价的水电唾手可得。

  专家说,省政府的卷入也妨碍了发电和输电网的合理布局。政府一座又一座地竖立起火电厂的大白烟囱,消耗了大量的煤炭,却忽略了发展能够调节负载,且更精确地满足需求的小燃气电站。

  “人人都拥护大电站”,上海大学的专家言茂松说。他估算,这个问题占了中国东部能源浪费的1/10。

  专家说,电网科技落后,年久失修,不堪重负,多达1/10的电能在路上就白白浪费了。尽管政府允许民资和外资进入发电领域,但是电网仍然由两个大型国有企业控制着。

  最糟糕的浪费发生在负责把电力传送到千家万户的国有电力公司。长久以来,它们只保留一定比例的利润,剩下的全交给地方政府,这种体制让它们没有升级改良设备的动力。

  城市形象工程太费电

  在过去的3个夏天,这个落后的系统滞后于中国快速增长的电力需求,逼得全国32个省中的24省实行电力配额管理。今年夏天在上海工业区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主管官员命令工厂整整停业了一个星期。

  鸿华服装厂的经理戴宏迪(音译)说,“这对我们的生意当然是个损害。停工一个星期对于我们来说简直不可能,所以我们只好晚上开工,希望那些官员不会发现。”

  在一河之隔的上海陆家嘴区, 窗体顶端窗体底端

房地产商们在为相反的问题心烦。自从2001年开始,4个区的40座摩天大楼在夏天被要求必须保持电力供应到晚上11点。

  “这关系到建设上海国际化大都市的形象问题”,上海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的主任郭华(音译)说。

  专家说,从晚上7点到11点,浦东摩天大楼额外开灯消耗的电能可以支持3万个家庭在夏天使用空调。尽管政府支付这个额外开支的1/3,地产商仍然叫苦不迭。

  “我们别无选择”,金茂集团的一位官员说。这个集团拥有和管理着上海最高的建筑———88层的金茂大厦。他估计,这份每月额外的电费开支会多达3000美元。“这是政府规定的。”《华盛顿邮报》8月9日 沈闰州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