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妇女对老公的期许有多高?

2019-10-08 18:00:51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唐王昌龄《闺怨》

  家庭生活质量与个人职业层次之间,往往既是相互促进的,又是相互矛盾的。唐朝的一位已婚妇女就道出了这种状况。话说某个春日,一向生活优裕的某位少妇,想看看春色,于是上高楼,从翠楼来看,这户人家不是普通人家,住的是豪宅。

  精心地化了妆,上楼赏春。然而,有心事的人看春未必是春,心事会跟着眼睛走,满眼看上去的不是春色,而是与老公的离愁。看见杨柳不是杨柳,那长垂的枝叶也垂满了她家庭不团圆的愁绪。为什么呢?因为她当初催促夫君去追求事业上的成就,那时候男性最大的成就当然是封侯,估计上边关从军去了。但与辉煌事业的接近,则是以与亲人的远离为代价,少妇此时才明白,顿时懊悔起来。

  对亲人,对所爱的人的期许,往往以亲情爱情的疏远为代价;对未来的期许,和对当下的享受,经常不能有机地协调,从古至今皆然。

  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