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探讨了新课改在生物课堂中的应用

2019-10-10 15:40:04

《生物课程标准》明确了面向全体学生、倡导探究性学习、提高学生生物科学素养的课程理念,这是生物课堂教学的出发点和归宿,也是课堂教学的行动纲领.在教学实践中,我以低耗、高效的课堂教学模式为重点,结合新课标的要求,探索出了以“互动合作、自主学习”为主题的生物课堂教学模式。1 指导思想教学模式的构建需要一定的教学理念作指导,“互动合作、自主学习”的生物课堂教学模式的指导思想是:1.1以学生为主体,带着学生走向教材1.2以发展为主旨,引导学生创新学习1.3以活动为主线,组织学生合作学习2 基本程序2.1 创设情境,激发学生学习的“内驱力”前苏联教育家赞可夫说过:“教学法一旦触及到学生情绪和意志领域,触及到学生的精神需要,这种教学法就能发挥高度有效的作用.”“互动合作、自主学习”教学模式要求学生去体验情境,通过观察、实验和思索,触发学生的探索意向,形成自觉地发现问题和提出问题的习惯.在开始实施阶段,教师可从学生已有的认知结构和思维水平出发,围绕一定问题,根据教材提供的材料,通过观察实验,诱导学生主动探索,激发学生学习的内驱力,使学生亲自成为“发现者”,进而激起学生强烈的求知欲望。2.2 课题探究,发挥小组合作作用学生在教师创设的情境中产生认知冲突后,思维处于强烈的不平衡状态,从而诱导自己主动提出探究课题.在接受性学习中,由于教师牢牢地把握着整个教学过程,不能给全体学生创设主动学习的机会,不利于学生学习能力和创造能力的形成和培养,而“互动合作、自主学习”按照课程研究活动的需要,根据学生的学习水平、智力因素、性格特点、操作能力、男女比例等混合编组或自愿编组,让每一个成员都有发表自己见解的机会.这样,小组合作形式就将“学生———教师”之间的单向反馈变为“学生———学生、教师”之间的多向反馈.学生不仅能从教师那里获得知识和学习方法,而且通过与同学间的讨论,能让思维发生激烈碰撞和提升.此外,小组合作形式的最大优势是培养学生团结协作的精神.学生通过小组讨论,形成小组意见,再通过组际间交流,综合集体意见,使学生充分感受到团结协作的力量,使他们始终处于一定的激奋状态,互助成功的体验让他们更好地“学会生存,学会关心。”例如,“有人说成熟的哈密瓜汁液很甜是因为它含有蔗糖,也有人说是它含有果糖,请你设计一个实验,验证两种说法哪个正确.”问题一提出,学生兴趣就来了,我紧接着要求小组讨论实验原理、实验步骤、实验结果以及分析。2.3 组织讨论,创设民主学习氛围“互动合作、自主学习”模式首先强调的是教师要意识到学生是学习的真正主人,要启发学生改变自己的学习方式,变“要我学”为“我要学”,从而彻底地改变学生在接受性学习中的旁观地位,人人都是参与者.其次,由于探究小组对学习材料的学习,所获得的认识有高有低,有的完整,有的片面,有的甚至还是错误的,此时教师有必要组织学生进行讨论和评价,使学生在共享集体思维成果的基础上达到对所学的概念有比较全面而正确的理解,所以组织讨论和评价是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再次,“互动合作、自主学习”模式特别关注学生在情感、态度和个性等方面的教育成果,而这些都是以潜在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是隐性知识,不像显性知识那样容易编码和传递,因此在进行集体讨论和评价时,要引导学生作自我评价和小组评价;教师要耐心倾听学生的回答,多用延迟评价和积极评价.人都有一种自我表现的欲望,特别是青少年学生。马斯洛把人的需要分成5种,最高层次是自我实现价值的需要.在讨论中,为了小组的成功,学生会竭尽全力找理由,摆依据,做实验,谈看法,学生通过利用环境解决问题获得了内在的满足感,这比在接受性学习中回答教师所提问题而获得的外部奖励更具有强烈的震撼力,这样也在主观上促进了学生素养的自我完善.例如,在“植物向性运动的实验设计和观察”的实验指导中提出如下讨论题:“大家相互比较实验方案,看哪一个实验方案更好一些,它的优点是什么?”“你设计的实验有哪些不足?如何进行改进?”等.又如,在讲以“性别决定和伴性遗传”时,教师可提问:“人为什么会有男女之分?生男孩、生女孩是怎么回事?”统计结果表明:“男性色盲患者的发病率为7%,而女性色盲患者的发病率仅为0.49%,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再如,在讲述“各类遗传病的遗传特点”时,可让学生分组进行分析讨论,让每个小组派代表将各自的结论展示给大家,然后共同讨论结论的准确性。通过上述过程可以培养学生独立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促使学生在讨论中加深对知识的理解。毋庸讳言,“互动合作、自主学习”课堂教学模式还处于探索阶段,以上所谈的个人教学经验还远没有达到成熟的境界.但在“互动合作、自主学习”中,学生一直处于动眼、动耳、动口、动手、动脑的相互交流合作、理论联系实际的状态之中,这样能很好地贯彻中学生物教育教学方针,促进学生个性的健康发展.在科学技术和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互动合作、自主学习”模式更具有特殊的时代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