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饿死就被毒死?

2019-07-12 20:09:57

先有变质“椰岛鹿龟酒”的销售黑幕;再有“春光”食品上了“二氧化硫含量超标黑名单”;同时又出现消费者状告海南可口可乐公司的“芬达”汽水问题。当昨日光明牛奶问题再度被曝光时,海南也没有闲着,海口市竟发现销售变质的“艾森”牌纯牛奶。这些都曾经是海南响当当的名牌,海南如今是怎么啦?
  
  近半年来,在食品安全方面暴露的问题可谓触目惊心。先是年初席卷全球的苏丹红致癌事件,曾使肯德基、麦当劳等一度门可罗雀,人们甚至连方便面都不敢吃;再是安徽阜阳毒奶粉事件,使四名婴儿中两人死亡,两人成“大头娃娃”;还有近期被浙江省工商局披露的“雀巢”奶粉碘超标问题,经穷追猛打,“雀巢”才极不情愿地答应解决问题;然而人们的神经之弦还在紧绷之中的时候,又爆“光明”牛奶出事了,变质牛奶也可返厂加工再度销售,全然不顾苍蝇横飞,蛆虫蠕动。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在惊叹食品安全问题日趋名牌化的同时,海南的百姓却不能再象“非典”时期一样存在丝毫庆幸,因为“健康岛”也不健康了,曾经铮铮作响的牌子正在被腐蚀。
  
  先有变质“椰岛鹿龟酒”的销售黑幕;再有“春光”食品上了“二氧化硫含量超标黑名单”;同时又出现消费者状告海南可口可乐公司的“芬达”汽水问题。当昨日光明牛奶问题再度被曝光时,海南也没有闲着,海口市竟发现销售变质的“艾森”牌纯牛奶。这些都曾经是海南响当当的名牌,海南如今是怎么啦?
  
  常言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从前信赖所谓名牌,现在名牌已经倒掉,那我们还能吃什么?最基本的大米总还是要吃的吧?但刚报道,“泰国香米”竟用香精喷制。人们胆战心惊,蜷缩在日渐淹没的食品孤岛上,等待“慈航”。难道不被毒死,就只能被饿死?
  
  看来食品安全问题,非严整不可,且要找准整治的“七寸”。如今,质检部门除了什么突击检查、例行抽查之外,又要百姓学习鉴别问题食品的种种“科技含量”颇高的技巧,希望以此阻击猖獗的问题食品。可问题是,质检责任或许不应当交给消费者,消费者并非人人都是化学专家,难道人人都能够买菜回家再一一拿到实验室进行化验,然后洗,切,炒,再用银针探测,方才食用吗?
  
  整治的重点在于生产的源头,销售的渠流次之,消费者的素质又次之。否则找不准重点,就出现了如今的尴尬局面:质检部门的打击不可谓不频繁,但效果却不佳,“镰刀”之下,割一茬长两茬。
  
  而问题的关键仍在于食品安全的违规成本过低,导致厂家敢于,甚至乐于走险。根据我国《食品卫生法》,若违法情节较重,所受行政罚款(刑事处罚另算)也仅仅“二十元以上、三万元以下”。厂家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区区三万元经济处罚,莫非笑谈?而同样是毒奶粉,在以色列,德国胡玛纳公司仅因为疏忽导致奶粉中维生素B1的缺乏,两国警方随即介入,吊销证件,责任人甚至可被控谋杀罪,而索赔金额竟达1000万美元,可谓具有倾家荡产倾向的处罚。
  
  食品问题就是谋财害命的问题,也是事关百姓信任的问题。对于胆敢以身试法,置人民生命于不顾的人,当用倾家荡产的重典伺候之,警示之。